出国工具

交通

 

      这次42天的出游,我们老夫老妻依此走了阿联酋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埃及约旦五国。之所以先拿出埃塞的攻略,既是朋友的要求,也是由于埃塞攻略少见,但更主要的是,我们自己觉得,尽管五国各有特点,但最让人震撼,最好玩,朋友们最应抓紧时间去的是埃塞。那里不仅有自然奇观、历史古迹,更有与自然,与历史融为一体,至今仍保留着数百年前习俗和生活方式的人们。

    我们2012年9月20日早飞埃塞,30日晚离开,在那里差不多11天。

 

    一、若干注意事项和我们的建议

    安全第一

    埃塞曾是个战乱丛生的国家。上世纪70年代、80年代和90年代都打过内战,新世纪建立共和国后,虽然也有动乱危机,但整体相对稳定。然而埃塞毕竟位于非洲之角多事之地,周边国家的局势对其影响很大。近几年来,其与东边的索马里、北面的厄立特里亚、西边的苏丹都有过战事,至今也未平息。相对而言,埃塞与南部的肯尼亚关系不那么紧张,但这一带部落较多,部落冲突时有发生。总之,政治、外交、宗教、贫富和部族等问题搅在一起,使埃塞不安定因素此起彼伏。2007年在靠近索马里地区就发生过中国工人遭袭,9人死亡,7人被劫的事件,尽管埃塞人对中国人总体还是比较友好的。

    讲这些,就是提醒朋友们出行要关注安全问题。怎样关注?比如搞攻略时,我们总要查查外交部网站,看看我们要去的地方有无安全警告,是什么样的警告。同时注意网上消息。比如本来我极其想去看埃塞北部的达洛尔谷地,那里的低地有年平均气温34.4度的地球最高,更主要的是,火山活动在那里造就了一个地球上绝无仅有的顶级奇观——数千米厚的红黄色热液盐矿床。但查资料时发现,这个靠近厄立特里亚的地方屡有袭击游客事件发生,2012年1月还有一个欧洲团在此遭到武装分子袭击,5人死亡,4人被绑架。这种状况加上时间和银子有限,最终让我们选择了忍痛割爱。又比如,我们定在9月去埃塞,但8月其总理梅莱斯突然去世,这引起世界对其局势的关注,也引起我们的关注。为此,我问了当地两个旅行社的看法,又千方百计找到一位在埃塞工作的网友打听,得到的答复从“我们也很注意,随时准备撤离”,到最终“看来没有问题”,我们才没有改变行程。另外,在埃塞时常可以看到军人、警察和部落人士持枪,对他们要避免未经允许的公开拍照,避免刺激他们,同时最好用脸上的微笑表示对他们的友好和尊重。

 

    在那里还要注意防止可能传染的疾病,除了黄热病疫苗一定要打外,还要带足趋避蚊药(尽管我们去时基本没看见蚊子),因为疟疾、昏睡病等都可能因蚊虫叮咬而染上。另外,除明示可以下水的河湖外,不要下水游泳,因为整个东非都是血吸虫病高发地,更别说有些地方还有鳄鱼出没了。同时要注意防范的还有艾滋病,那里几乎是世界之最的高发区,有比例达到1/10的说法。

    不要喝生水。我们总是带着电热壶,喝开水既卫生,又省钱。

    天黑最好减少步行外出,尤其在亚的斯亚贝巴大城市更是如此。

    买意外伤害和医疗救助保险,踏实。

    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领事保护电话:00251—911686413;711960。

 

    注意时差

    埃塞标准时间比格林威治时间快3小时,比北京晚5小时。但埃塞当地人讲几点几点,很可能不是格林威治时间,而是他们的传统用法,即早上6点是一天的开始,算0点。所以埃塞人说早上7点,就是我们理解的埃塞所在时区的中午1点。这务必搞清。

 

    会英语就没问题

    埃塞的官方语言是阿姆哈拉语,另外还有其他一些民族语言。但英语也比较通用,去部落一般会有多少懂些英语的本地人陪同。当然,实在不会英语也能混下来,我们就是。

 

    签证和出入境

    中国有直航亚的斯亚贝巴的飞机。如果直接从中国去埃塞,必须办好签证(中国边检看),如果经其他国家去,可填个入境卡落地签,20美元,比国内签省事、便宜。另外一定要带《疫苗接种或预防措施国际证书》(小黄本),入境必查,黄热病疫苗提前20天左右接种比较好。出境机票最好备在手边备查。

 

    换汇事宜

    1美元=17.95比尔(Birr,埃塞货币),1元人民币=2.82比尔。当然,人民币不能兑换比尔。

    下面这段说法是出发前网上搜的,但我们没有碰到这些情况,这里只是提个醒。

(游客携带入境的外币超过3000美元须向海关申报,否则持有的超量外币将被没收或扣留。只允许在指定的银行和酒店兑换外币。务必保留外币申报单,在离境时须向海关出示。允许游客携带价值不超过500比尔的纪念品出境。)

 

    插座

    英标,但有些插座不标准,所以最好带万能的,220伏电压。

 

    关于吃

    主食叫英吉拉,用芭蕉树似的植物叶挺碎渣等发酵摊制成的大饼,酸酸的,上面摆上牛、羊肉丁,味道能接受。还有一种羊肉汤叫kekele,也可点鸡肉或鱼。有些餐厅有民族表演。另外,穆斯林餐厅和西餐厅也不少。服务员基本会简单英文。埃塞是咖啡的故乡,所以到埃塞不能不喝咖啡。

    旅馆有的含早餐,个别含早晚餐,入住要问清。路上吃饭,包车司机一般会带到一个较好的餐馆。

    注意:很多饭店尽管吃饭人不多,但上菜极慢。所以点菜要早,要快,而且没吃完就应结账,否则吃前、吃后都可能让你等得心烦意乱。

 

    用否带厚衣服?

    用。埃塞虽然地处非洲,离赤道不远,但因为是高原,所以温度远不如想象的高。因此,即使你很抗冻,也起码要备件羊绒衫,有件防风衣。

 

    何时去好?

    3月中旬到10月上旬是雨季,但气温全年都比较温和,平均20度左右,周边的一些低地能热到30多度,高原上最冷能接近零度。

    一般而言,雨季时,交通较容易出现问题,特别是南部谷地的土路有时会泥泞不堪,所以选择非雨季是明智的。我们这次9月下旬到埃塞,一是因为想在肯尼亚看大迁徙,时间不能拖了;二是冬季有事出不了门。好在9月下旬最大的雨期正在过去,我们还算幸运,在南部只有一个地方真正因河水暴涨没能去成。整体而言,路还不算难走。

    选出行时间,除了注意季节外,我们有一个经验,就是最好能赶上当地的节日,这次我们就赶上了埃塞春节结束庆典(9月21日)和“十字纪念日”(9月26日),当地的活动(各主要城镇应该都有)很让人开眼。

    我们建议,或者说,如果再去一次的话,我们会选择1月上中旬。除了天气好外,1月7日是埃塞东正教的圣诞节,届时全国大量的信徒都会往拉利贝拉集中,整夜游走在教堂间;1月19日是主显节,全国各地都有丰富多彩的游行和纪念活动。在埃塞这种宗教氛围依然浓厚的国家赶上这样的节日,不仅能饱眼福,心灵也必将受到终生难忘的震撼。

    注意:一是旅游旺季旅馆可能紧张,最好提前预定妥当;二是节庆活动具体时间要具体问好,不同的镇子和村落可能有一两天的差别。

 

    到埃塞主要看什么?

    埃塞地形复杂,高原海拔达4500米,有“非洲屋脊”、“非洲水塔”之称,而洼地能低于海平面-120米,加上东非大裂谷横穿而过,使其自然风光多样多彩。然而其旅游资源超出想象的丰富,更重要的在于它是非洲大陆上唯一没有殖民历史的古老国度,加上它多年贫穷落后,发展缓慢,相对较少受到现代文明的冲击,因此在文化上更有特色,更为接近非洲的本真。到目前为止埃塞共有8处世界遗产。

    作为我们,去那里从一开始就选定了看两样东西,一是拉利贝拉岩石教堂;二是非洲最为精彩的部落群。这样选的理由是:既然我们在肯尼亚看了大量动物,在埃塞就不用再看;既然要去埃及看最伟大的古建,在埃塞就不用多看,有另类的岩石教堂足以;既然时间紧,路途远,且囊中羞涩,就放弃那里的自然景观。应该说,因为我们是几国连游,所以我们的选择大致站得住。但如果只游埃塞一国,那就都不应该放弃,因为无论野生动物、古建,还是自然风光,埃塞都足够精彩,更别说很多东西还是其独有的。比如上面提到的达洛尔谷地,比如约400年前的埃塞首都贡德尔等,应该都很值得去游。

    推荐很实用的中文网站,http://lvyou168.cn/travel/et/ethiopiatourism/itinerary.htm,看了它就基本知道在埃塞可以看到什么,自己想看什么了。

http://lvyou168.cn/travel/et/ethioder/index.html,这个网站也是中文的,似乎可以租车什么的。

    特别提示:现在埃塞发展极快,GDP年均增长15%左右,开放程度更是与日俱增,旅行社人说目前有100万(我估计他们搞错了,10万已经难以置信)中国人在埃塞做生意,从大公司到个体户都有,我们还真看见一些。好在其中真正旅游的目前还极少,特别是去看部落的更是少之又少(我们去了四五个部落,仅在卡罗部落碰到几个西班牙人)。但中国人喜欢扎堆,大家(特别是旅行社)一旦发现埃塞好玩,保不齐会爆发似地蜂拥而入,那时旅游价格上涨还在其次,毁掉那里世界罕见的古朴、本真才是最要命的。想一想,如果一个小教堂里,或者一个部落里涌进几十个哇啦哇啦的中国人,将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啊!所以建议咱们自助游的朋友,在安全的前提下尽早(一定尽早)成行,悄悄地在那里玩儿,享受那绝无仅有的氛围。

    我们在下面的出行计划中写上的部落比较多,有的没去也问题不大,因为到后来已经有点视觉疲劳,所以抓住几个重点就差不多。唇盘族(莫西族)、卡罗族和周四的市场是重中之重。

 

    自由行还是参团?

    我们一向是自由行的支持者和践行者,但这次埃塞游不是。之所以改戏,一是情况不明,无论网上还是书籍都查不到埃塞交通的详细信息,道路怎么样,长途车有没有,要跑多长时间,都不得而知。二是更主要的,即整个行程和机票已把时间卡死,想走就走,想留就留的自由空间极其有限,容不得耽误。

    尽管这样,我们在出发前几天时还在琢磨,拉利贝拉是个比较成熟的地方,应该争取自己走。但是因为实在难以统筹好南北分段游的时间,主要是必须在周四赶去看多部落集市,所以最终放弃自己走。

    放弃自由行并不意味着可以大松心,把自己交给旅行社完事,而是功课照样要做细,这样才能心中有数,才能以我为主。我们就是按照预定的两个目的,尽可能多查些资料,包括搜一些相关照片,同时千方百计地和去过或正在埃塞的人士联系,只为尽力搞清哪里必去,哪里可去可不去,哪里不必去。

    顺便说一下,我最终联系到两个人,一个是在那里工作了一年,正准备个把月后就回国的赵吉利女士,QQ名“清澈森林”,她有问必答,给了我们很多实实在在的帮助,包括帮我们联系旅行社和去埃塞后做我们的电话应急英文翻译(我们统统不会英文,但带了全球译)。另一个人是在自己博客上贴了埃塞照片,但并没去过,也不了解那里情况的卢大哥,他也给我们帮了大忙,因为他和陶大姐两口后来成了我们整个行程的同路人(他们岁数都比我们大,很佩服敢和我们一起探索未知,一起苦游),一起包车(四人一车正好),分担了费用;同时成为我们的摄影指导。

    在这个基础上,带着明确的要求,我们给埃塞当地几家旅行社发去信息,回应积极的只有两家,其中一家还是赵女士帮我们联系的。我们和他们开始商议行程,当然也听取他们的建议,同时比较两家的价格、服务,并适当讨价还价。通过邮件的多次往来(用翻译软件看来信,通过我女儿和赵女士分别写回信),我们放弃了赵女士那家。它虽然报价更低,但另一家——“埃塞村落旅行社”对部落游显然更熟悉,行程安排更细致、规范。实走下来,证明我们的选择是对的,大家都比较满意。

    该社服务周到仅举一例:临离开埃塞去埃及那天,我们驱车400多公里到达亚的斯亚贝巴时,离去吃歌舞晚宴还有1个多小时,因为饭后就去机场,当然不可能再订旅馆,我们也准备在什么地方坐等,但司机和旅行社联系后,他们立即订了两间小时房,让我们能洗个热水澡并休息一下。

    这里再强调一下,不能把什么都交给旅行社,自己必须熟悉行程,哪个地方去了,哪个地方还没去,要清楚。我们因为没有语言,和司机几乎无从交流,加上到南部时我们的车(很舒服的新越野车)第一天就坏了,临时换了从别的旅行社借过来的车和司机,他对我们的行程还不熟,有的景点他似乎有意无意地疏忽了,你如果不能及时提醒,很可能就会错过去。所以最好每天早上出发前和司机核对一下当天的“任务”,我们不会说,就拿出行程计划,指给他看相关景点的英语名字。

    我们建议:如果时间充裕,北部名胜古迹,包括拉利贝拉都可以自由行,那边路况较好,坐大巴或租车自驾应没问题。而南部最好找旅行社包车,部落是没有大巴到达的,自驾也会很困难,一是岔路多,路标不清,还很难找人问;二是旅行社司机对部落情况较熟,他能找懂部落语言的人跟着,好交流,也安全些。

 

    在部落照相问题

    在肯尼亚可以参观马赛人部落或桑布鲁人部落,有表演,入场券每人30美元,完全商业化。对此,我们敬而远之。当然,选择不去还有一个理由,到埃塞我们要看很多部落,所以用不着在肯尼亚花这个钱。

    但实际上埃塞的部落也已受到商业文明的侵扰,已经知道钱是好东西,知道向照相者要钱。这当然无可厚非,而且给他们一些钱也能改善他们的生活。但这个钱该怎么给,或者说他们会怎么要呢?我们努力查询,包括出发前问旅行社和后来问司机,答案都模糊不清。原来一是这个钱在涨,二是各部落不一样,三是每个个体也可能不一样,四是说好的价钱他可能不承认。

    但从我们所到部落来看,基本价格是3比尔(1元人民币)3次快门,给单人照如此,给多人照也如此,比如5人集体照也是3此快门,每人3比尔,共15比尔。也可以买少许刮胡子刀片,一人一次快门一片。但一切都要事先问好,不然有遭漫天要价的可能。这无疑让人有些不爽,但真正不爽的是,这使得照他们的自然生活状态变得比较困难,因为一进部落常常(有的部落还没有)就一大群人围着你,你说要给谁照,他马上一脸紧张地站在那里,其他人则在一边“一二三”地数着你按了几次快门,结果就成了别别扭扭的摆拍。

 

    根据我们的经验,完全摆脱这种尴尬很困难,但适当减少这种窘境还是有可能的。我们建议朋友们:

    第一,摆正自己的心态,对他们中个别人的纠缠不过分计较。毕竟是我们去打扰人家,而不是人家邀请我们去的,给他们钱,就是用一种方式去帮助他们。

    第二,让向导和他们充分沟通(我们不懂英语,几乎没这个能力),讲清规则,争取达到能先随意拍,然后给钱的目的,不准事后胡乱要价。

    第三,分散行动,到部落各个角落去转悠。这样一来可以改变他们的围观之势,二来可以发现一些没过来凑热闹,处于相对自然状态下的人,有利于拍到不那么僵化的片子。老妻率先用了这个方法,效果不错。我用这个方法,也拍到他们一些生活照。

    第四,对他们始终保持尊重和友好的微笑,比如发现目标,微笑着点点头再按快门,这样双方都比较容易放松、理解和沟通;如果先按了快门后被发现,微笑就更不能少,并应马上示意会给他比尔。

    第五,在部落集市上可以搞一些盲拍,但在部落里最好不要搞,否则可能陷入被动。

    第六,跟高手学学怎样照模特,索性认认真真地摆拍,一定能出不少力作。

    第七,遇到问题千万不要和他们不依不饶地争吵,以为是据理力争。如果和颜悦色地说不灵,就找向导和司机帮忙,也许部落首领会给出决断,服从就是了。千万记住,那里不是你耍横的地方,不要因一时的冲动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地!

 

二、我们的行程

(根据我们的出行计划和实走情况编写)

 

埃塞简图

 

9.20周四 7:40肯尼亚内罗毕飞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

上午9:45接机,抵达亚的斯亚贝巴与旅行社代表会面后,到酒店稍事休息。

下午我们首先前往国家博物馆,

参观人类最老的骨头——320万年前露西Lucy的骨架化石。另外可见不同地区的服装、文物、器皿、绘画,见证埃塞的历史和文化。

埃塞游从露西开始我们觉得很有意思,因为埃塞本身多种族部落的现状就提供了世界上都很少见的人类发展模本。

 

亚市海拔2400米,是世界上第三高的首都。离开博物馆后,我们驱车向北上entoto山,那里明显会感到气温下降,并可以闻到桉树的香味。在山上,可俯视亚市及周边乡村景色。可惜我们赶上下雨,看不清。

山顶有一教堂,当年海尔塞拉西皇帝常去光顾,里面陈列着一些老照片和实物。在此可以看到一些教徒和乞丐,氛围和城里已截然不同。

 

如果时间允许,可以去逛据称是非洲最大的、无所不包的mercato市场。我们时间不够,没看成。

入住siyonat旅馆,条件不错。

 

9.21周五 亚的斯亚贝巴飞拉利贝拉Lalibela

中间经停巴赫达尔20分钟,不用下机,接着飞拉利贝拉。机场到拉利贝拉还有40分钟车程。

位于北部的拉利贝拉Lalibella是古代埃塞帝国仅次于Axum的第二首都。在那里可以探索由第12和13世纪的Zagwe王朝最后的国王拉利贝拉建造的一系列神秘石凿教堂,它们被称为新耶路撒冷和世界奇迹,1978年成为世界文化遗产。

拉利贝拉教堂有三组11个,分别被称为BeteMedhaneAlem, BeteMariam, BeteMeskal, BeteDenagil, BeteGolgotha &BeteDebresina, BeteAmanuel, BeteMerkorios, Bete Aba-libanos, BeteGebrealRufael, and BeteGiorgis。

 

我们有车和导游跟随,上午参观了最大的BeteMedhaneAlem等几个连在一起的教堂;

 

下午参观了最上相的十字教堂BeteGiorgis等。

如果是自由行,完全可以自己走,因为这些教堂相对比较集中,步行也都不算远,只是时间要抓紧。

 

下午5点多,我们赶上了春节最后一天在镇上举行的庆祝活动,人们载歌载舞,充满激情,煞是好看。

入住耶路撒冷Jerusalem 旅馆,条件一般,屋里似乎还有看不见的小咬(有红包儿为证)。但服务员都很友好。

 

9.22周六 继续参观拉利贝拉教堂

游览Asheten和Yemrehane Christos教堂。

 

驱车游览Ashetun Mariam洞穴教堂往返约4小时,途中有各种小村庄和美妙的景色。

 

午饭后,开车40公里从Yemrehane步行20分钟到达典型而美丽的克里斯托教堂。

这两个都是洞穴教堂,前者里面还有墓地。我们途中看到很多去赶集的老乡,感觉不错。但如果时间紧,镇里的教堂风情也都领略了,那这二者也可以放弃。

入住Jerusalem 旅馆。

 

9.23周日 拉利贝拉——亚的斯亚贝巴——兰加诺Langano

因为9点多才去机场,我们决定早晨抓紧时间再去镇上转转,看看拉利贝拉人的早间生活。

 

这个决定极其正确,我们看到了去早祷的教徒,看到了数百人的出殡队伍,看到了卖柴禾的市场……很精彩!

下午2:30飞回亚市后乘越野车往南跑200km去兰加诺。

 

 

 

路遇

 

途中路过北部裂谷湖区中最大的湖——Ziway湖,接着去Langano湖,那里空气清新,湖里难得地没有血吸虫病和鳄鱼,可以去游泳或沿着森林湖岸观鸟。但我们因为车出了问题,实际上直到天黑才抵达。

 

入住环境优美的Sabanan Beach resort - www.sabanalangano.com 。

 

9.24周一 兰加诺——阿尔巴门奇Arbaminch

开往阿尔巴门奇365km。

 

早餐后参观Abyatashalla国家公园。然后经SODO向南,沿着Abaya和埃塞的东非大裂谷湖中最南部的Chamo湖的西岸走,见证“40泉”。开始我们不知“40泉”是什么,看了才知道是露天温泉,很多埃塞人在此洗浴,值得一游。只是我们自己没有时间下去泡一泡。

 

然后访问Chencha,Dorze人的家乡,棉织布工著名的蜂窝状高房最有特色。该地区的主要职业是耕织,在Chencha的shamacloth有全埃塞最好的纯白gabbi长袍和鲜艳的围巾netala出售。虽然很有名,但感觉像博物馆,而且商业化了,所以不去也可。

入住tourist hotel。

 

9.25周二 阿尔巴门奇——金卡Jinka

开车到金卡 257km, 4.5小时

 

早餐后,先乘船游览查莫湖的“Azo - gebeya”,距离观看鳄鱼和河马。不知为何这个地方被称为 “臭名昭著的鳄鱼市场”。

 

 

 

在这里能看到不少水鸟,赶上高飞的火烈鸟群,蔚为壮观。

 

然后访问Weito的Tsemay部落和Benna部落。我们实际上只去了Tsemay部落,在那里有点麻烦和纠缠,耽误了一些时间。

入住Goh Hotel,条件较差,管理不善,但位置不错。

 

9.26周三 金卡——摩西唇盘族Mursi——金卡

跑140公里,来回5小时。

 

早餐后去Mago国家公园,访问以妇女佩戴唇盘和身体划痕而闻名于世的Mursi部落。

 

然后回金卡,访问Yetnebersh村(Ari部落),并参观他们如何用高粱,大蒜,玉米制作当地酒,以及他们如何做罐子。访问南Omo研究中心(博物馆),了解在Lower Omo的部落的信息。

 

晚上在我们旅馆门前的大广场上,举行了“十字纪念日(Meskal)”庆祝活动,五彩缤纷的绣十字服装,高耸的雏菊枝火柱和歌舞狂欢很有观赏性。

入住Goh Hotel。

 

9.27周四 金卡——多部族的Afer市场——吐米Turmi

早餐后先驱车127公里,

 

逛最令人兴奋的“周四Key Afer市场”,见证各种不同部落族人,特别是Hamer族妇女。

然后继续赶路,入住不错的Buska Lodge旅馆,这里不仅管早饭,而且管晚饭,可以美餐一顿。  

 

9.28周五 吐米——卡罗部落Kolcho——吐米

游览Murulle,约66kms/单程。清晨驱车66公里,2小时,经过Murulle到卡罗部落,村口可以欣赏很有气势的omo河风景。

卡罗部落最著名的是脸部和身体绘画。

 

 

 

 

午餐后访问离旅馆不远的Beshada人部落。

入住Buska lodge。

 

9.29周六 吐米——阿尔巴门奇

回Arbaminch, 大约280公里。原定先去参观Airbore部落,但因头晚下雨,河水太大,车子无法过去而放弃。

 

途中去了世界文化遗产Konso村,那里的人生活在梯田坡地上,据称可以看到精致的雕花图腾和坟墓。但实际上村里图腾已很少,有些搬进了博物馆;坟墓也忘了去找。总体不能说很精彩,但用石墙围起的村落本身也还值得看看。

入住Tourist Hotel

 

9.30周日 阿尔巴门奇——亚的斯亚贝巴——22:30开罗

途径Butajira回亚市,475公里,8-9小时。

 

途中参观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Tiya文化。在那里你可以见到一些石刻、石碑,是12到14世纪的。据说最近发掘时发现,不论男女,18 - 30岁的年轻人的遗体被摆成胎儿的姿势埋葬。

喜欢考古的看看这里可能还行,石碑实际上都很小,不看也罢。

歌舞晚宴后送机,10:30pm飞埃及。